欢迎来到长沙市城市人居环境局网站! 今天是:

行政复议决定书

发布时间:2019-10-31    

长人环复决字〔2019〕1号
行政复议决定书
  申请人:黄佑球,男,1949年1月13日出生,汉族,现住长沙市芙蓉区新世纪家园D1栋102房。
  被申请人:长沙市城市房屋征收和补偿管理办公室,住所地长沙市芙蓉区马王堆中路248号。
  法定代表人:卢军,主任。
  申请人黄佑球不服被申请人长沙市城市房屋征收和补偿管理办公室拒看拒收其提交的遗留问题材料的不履行法定职责行为提出的行政复议申请,于2019年2月12日向本局提出行政复议申请。经本局两次向申请人邮寄送达了《补正行政复议申请通知书》、申请人两次补正,我局于2019年3月20日收到申请人第二次行政复议补正材料后依法受理本案。因案情复杂,本局依法决定将案件审理期限延长30天。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称:其原拥有的位于蔡锷北路245、247号的一栋临街铺房,营业使用面积115.19平方米,在2002年被强拆后未安置铺房、未补偿到位。2019年1月25日,其向被申请人提交反映该遗留问题的材料(共7页),要求落实安置补偿,被申请人拒看拒收,被申请人的工作人员高科长当场冲过来撕毁了上述材料。被申请人的职责是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采取暴力威胁或者违反规定中断供水、供电、供气和通行等非法方式迫使被拆迁人搬迁,对征收非住宅造成的停产停业损失给予补偿。申请人诉求:对被申请人拒看拒收撕毁其提交的遗留问题材料的行为不服,请求确认违法;对该遗留问题材料反映的其蔡锷北路245、247号房屋拆迁后未依法安置补偿到位,被申请人未履行法定职责的行为不服,请求确认违法。
  被申请人辩称:一、申请人信访事项已依法处置。近年来,申请人多次到各单位上访。2018年12月,申请人向被申请人反映“位于蔡锷北路245、247号房屋在2002年拆迁中,政府没有按政策安置到位,要求安置门面”,要求被申请人调查并落实其补偿安置问题。被申请人耐心接待,经调查核实,发现申请人所述与事实不符,申请人所反映的问题已获开福区有关部门妥善处理,其遗留问题已解决:申请人与项目指挥部就上述房屋的拆迁补偿事宜一度协商不成,经复议实施了强拆。后来申请人全权委托其妻子朱千红处理拆迁补偿事项、领取补偿款,朱千红与开福区展览馆路棚改建设工程拆迁指挥部签订了《展览馆路棚改建设工程私有房产拆迁补偿安置合同》并领取了补偿款。为合理解答申请人疑问,同时化解其矛盾,一方面被申请人于2019年1月4日带领申请人到开福区城市拆迁遗留问题处理办公室查看翻阅了诸如“授权委托书、拆迁补偿合同、补偿款领取财务凭证”等资料,确认其遗留问题已获解决,申请人当场予以认可。另一方面,被申请人已于当日当场向申请人送达《信访事项不予受理告知书》(申请人已收但拒签回执),告知申请人:根据《信访条例》和中共湖南省委办公厅、湖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进一步规范信访事项受理办理程序引导来访人依法逐级走访的实施细则》的规定,已经或依法应当通过诉讼、仲裁、行政复议等法定途径解决的信访事项不予受理,告知申请人还对其委托朱千红签订的拆迁协议有异议,应依法通过诉讼等法定途径解决。同时,对申请人进行了劝诫:一是其反映的诉求已妥善处理,不要就同一问题重复上访,被申请人不再受理其同样诉求;二是针对其家庭内部矛盾尖锐,影响成员间正常生活的实际,建议其客观面对家庭问题,主动沟通和缓解矛盾,以负责任的人生态度解决其自身及家庭内部问题。被申请人认为其已完成对申请人信访事项的处置,履行了行政职责,同时,也主动为申请人答疑解惑,不存在不作为的情况。二、申请人所述行为不属于行政复议范围。2019年1月25日,申请人再次就相同事项向被申请人提交信访材料,被申请人在热情接待的同时再次重申:“申请人的信访诉求已调查清楚,拆迁补偿安置均已到位,并无遗留问题,根据《信访条例》规定,其信访事项不属于受理范围,且被申请人1月4日已向申请人出具并送达书面《不予受理告知书》,如对告知书有异议,应向上级机关提出异议。”但上访人拒不听劝,情绪激动,不断拍打办公桌,辱骂工作人员,违反了《信访条例》第二十条第(三)、(四)项的规定,影响恶劣。被申请人信访工作人员依据《信访条例》第四十七条的规定,对其劝阻、批评教育。该行为合法合理,不会对申请人的权利义务产生影响,不属于行政复议的范围。三、根据《长沙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被申请人在城市房屋拆迁中有以下法定职责:第一,依法核发拆迁许可证;第二,拆迁人与被拆迁人达成协议的情况下,由被申请人进行协议备案;第三,拆迁人与被拆迁人达不成协议的情况下,被申请人依申请进行行政调解或依申请进行行政裁决;第四,对政府下达限期腾地通知书或者行政裁决规定的搬迁期限到期后,由房屋拆迁主管部门申请法院强制执行;第五,对《长沙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规定的几种拆迁违法行为进行行政处罚。如果申请人的房屋拆迁后安置补偿不到位的情况属实,被申请人有查处并督促拆迁人落实补偿职责。但是申请人蔡锷路245号、247号房屋拆迁后补偿安置已按当时政策标准补偿到位,其信访诉求也已处置到位,其反映问题不属实。被申请人已就其诉求多次进行处置并回复,最近一次回复是在2019年1月4日,被申请人已按规定进行处理。因此,被申请人认为申请人信访事项已依法处置,被申请人已依法履行了法定职责,不存在不作为。根据《行政复议法》第六条和最高人民法院编号为(2005)行立他字第4号的答复意见,其复议申请所述行为不属于行政复议范围,请求依法驳回申请人的复议申请。
  本局经审理查明: 2001年9月14日,原长沙市建设委员会因展览馆路棚改建设工程项目建设依法取得了拆许字[2001]第062号《房屋拆迁许可证》。因拆迁人未能在拆许字[2001]《房屋拆迁许可证》规定的拆迁期限届满即2001年10月31日前完成拆迁,拆迁人报经房屋拆迁主管部门批准将拆迁期限延长至2002年3月31日。申请人黄佑球原在长沙市开福区蔡锷北路245、247号(原235、237号)的房屋,建筑面积115.19平方米,属拆迁许可证载明的拆迁范围。2001年9月14日,被申请人发出了长政发[2001]44号《关于加快展览馆路棚改建设工程拆迁腾地的通知》,明确展览馆路的拆迁按照长政发[2000]37号和[2000]39号文件规定的标准进行补偿,且告知展览馆路棚改建设工程拆迁腾地范围内的土地、建筑物和构筑物必须在2001年10月31日前腾让和拆除。展览馆路棚改建设工程拆迁指挥部就申请人的拆迁补偿问题多次协调并告知其有权向房屋拆迁主管部门申请裁决。在下达责令限期拆迁的决定之前,拆迁人将开福区陡岭路长沙晚报社的旧房安排给申请人作为过渡房,但申请人仍拒绝搬迁。2002年3月29日长沙市人民政府对申请人作出长政书[2002]第62号《责令限期拆迁决定书》,责令申请人在收到决定书之日起3日内搬迁。申请人不服此决定,于2002年4月1日向湖南省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湖南省人民政府于2002年4月23日作出湘府复决字[2002]第7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长沙市人民政府长政书[2002]第62号《责令限期拆迁决定书》,期间,经原长沙市房屋产权管理局申请,开福区人民法院于2002年4月5日作出《执行通知书》并予公告,申请人蔡锷北路245、247号的房屋被依法强制拆迁,开福区陡岭路4栋1门202房被安排作过渡房供申请人居住。2007年12月23日,申请人向展览馆路棚改建设工程拆迁指挥部及开福区城市拆迁遗留问题处理办公室提交了委托书,将其蔡锷北路245、247号房屋拆迁事项全权委托其妻子朱千红签署拆迁协议和领取补偿款事宜。2009年10月5日,朱千红与开福区展览馆路棚改建设工程拆迁指挥部就蔡锷北路245、247号房屋拆迁补偿安置等有关事宜,按照长政发[2000]37号和[2000]39号文件的有关规定协商达成协议,签订了《展览馆路棚改建设工程私有房产拆迁补偿安置合同》并领取了补偿款。《展览馆路棚改建设工程私有房产拆迁补偿安置合同》内容明确蔡锷北路245、247号房屋拆迁实行作价补偿并不再安置申请人,补偿款共计353667.35元,其中房屋作价344520.00元。2009年10月10日,该合同由长沙市房屋拆迁管理办公室进行了备案。
  近年来,申请人就蔡锷北路245、247号房屋拆迁安置补偿问题多次到有关单位上访。2018年12月,申请人向被申请人反映其蔡锷北路245、247号房屋拆迁后安置补偿不到位,要求被申请人落实其补偿安置。被申请人对其反映的问题进行了调查,其信访科工作人员于2019年1月4日带领申请人到开福区城市拆迁遗留问题处理办公室查阅有关资料、开会解释答疑,当场向申请人出具和送达了《信访事项不予受理告知书》,申请人拒绝在送达回证上签收。
  另查明:一、申请人向本局提供了7页陈述材料复印件,称该材料与其2019年1月25日向被申请人反映蔡锷北路245、247号房屋拆迁后安置补偿不到位的遗留问题时,被申请人拒看拒收、被申请人的工作人员撕毁的材料内容一致,且未提供被申请人拒看拒收和撕毁材料的其他证明材料。经被申请人确认,该7页陈述材料与申请人2019年1月25日向被申请人反映该遗留问题时被申请人所看过的陈述材料内容一致,且都是复印件。本局对申请人2019年1月25日向被申请人反映蔡锷北路245、247号房屋拆迁后安置补偿不到位的遗留问题,并要求被申请人落实安置补偿,以及被申请人当场看过申请人反映该遗留问题的7页陈述材料且未再重复处理的事实,本局予以认可。二、《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国务院令第590号)第三十五条规定:“本条例自公布之日起施行。2001年6月13日国务院公布的《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同时废止。本条例施行前已依法取得房屋拆迁许可证的项目,继续沿用原有的规定办理,但政府不得责成有关部门强制拆迁。”而2001年6月13日国务院公布的《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于2001年11月1日施行,对于该行政法规施行前已颁发房屋拆迁许可证但尚未完成拆迁补偿安置的拆迁项目,依照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国法秘函[2001]193号《对长沙市人民政府“关于执行<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有关问题的紧急请示”的答复》仍适用1991年3月22日国务院公布的《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据此,蔡锷北路245、247号房屋及所在拆迁项目,应继续沿用原有的规定——即1991年3月22日国务院公布的《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和《长沙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1998年版)办理。根据1991年3月22日国务院公布的《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五条“拆迁人必须依照本条例规定,对被拆迁人给予补偿和安置”、第十二条“在房屋拆迁主管部门公布的规定拆迁期限内,拆迁人应当与被拆迁人依照本条例的规定就补偿、安置等问题签订书面协议。补偿、安置协议应当规定补偿形式和补偿金额、安置用房面积和安置地点、搬迁过渡方式和过渡期限、违约责任和当事人认为需要订立的其他条款。”第十四条“拆迁人与被拆迁人对补偿形式和补偿金额、安置用房面积和安置地点、搬迁过渡方式和过渡期限,经协商达不成协议的,由批准拆迁的房屋拆迁主管部门裁决……”和《长沙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1998年版)第十七条“拆迁人和被拆迁人应当在规定的拆迁期限内,依照本条例规定签订补偿、安置协议,并报房屋拆迁主管部门备案。”、第十九条“拆迁人和被拆迁人在规定的拆迁期限内,就拆迁补偿、安置问题达不成协议的,任何一方均可申请房屋拆迁主管部门裁决……”等有关规定,被申请人没有对申请人直接安置补偿的法定职责;如申请人蔡锷北路245、247号房屋拆迁后安置补偿不到位的情况属实,则被申请人有依法查处并责令拆迁人改正的职责。
  本局认为:被申请人有依法查处并责令拆迁人改正的职责,但该职责的行使存在法定的前提条件,即申请人的房屋拆迁后拆迁人安置补偿未按规定落实到位的情况属实。2018年12月,申请人向被申请人反映蔡锷北路245、247号房屋拆迁后安置补偿不到位的遗留问题,被申请人进行了调查,查实申请人全权委托申请人妻子朱千红于2009年10月5日与开福区展览馆路棚改建设工程拆迁指挥部按照长政发[2000]37号和[2000]39号文件的有关规定协商签订了《展览馆路棚改建设工程私有房产拆迁补偿安置合同》并领取了补偿款,拆迁安置补偿已按规定到位,故申请人请求确认被申请人未履行蔡锷北路245、247号房屋拆迁补偿职责,本局不予支持。在申请人向被申请人提交了处理遗留问题的材料后,被申请人及时告知其补偿经过,展示相关证据,并于2019年1月4日以《信访事项不予受理告知书》的形式告知申请人已经处理完毕,不再重复受理,已依法履行了法定职责。申请人2019年1月25日再就相同问题向被申请人反映,被申请人未再重复受理和处理,被申请人的处理方式得当,且并不实际影响申请人的权利义务,故申请人要求确认被申请人拒不接收处理遗留问题材料违法,本局不予支持。申请人称被申请人撕毁其反映遗留问题的材料,但没有提供证据证明,本局不予支持。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四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本局决定如下:
  驳回申请人的行政复议申请。
  如对本复议决定不服,申请人可以自收到本复议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长沙市城市人居环境局
                       2019年10月31日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